学会会讯

2017年 第4期 7月17日印发


       另外,墨西哥也积极地想要加入“金砖五国”,王茂林认为主要是因为现在我国的外交布局很大,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形成了很强的吸引力。墨西哥作为除巴西以外的第二大经济体的拉美国家,目前与美国的关系比较紧张,国内不满情绪高涨,而加入金砖五国对其国内的稳定和发展非常有利。
       关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的提出及成立,最初是为了亚洲地区未来的经济发展,但目前亚投行已经涵盖了英国、德国、意大利、挪威等众多不在亚洲地域范围内的国家,显示出亚投行在国际上的吸引力,以及各方对中国提出合作共赢理念的认同。
       王茂林还谈到,美国的新总统特朗普先生签署的第一个总统令是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即退出TPP。而现在澳大利亚、加拿大邀请我们参加TPP,但王茂林觉得我国加入的可能性不大。此外,我们已经和新西兰、澳大利亚、韩国正式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东盟国家已经建成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东盟10+1);和英国方面,习近平主席在访问英国时,英国给予了最高规格的礼遇,在新的首相上台后,双方依然维持着紧密关系;和菲律宾方面,基于对本国利益的考虑,新上任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主动提出要和中国海军合作,联合清除在马六甲海峡的海盗。
       关于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外交的布局,王茂林说,所有的外交布局都出于对国家利益的考虑,同时也是为我国的经济发展服务的,外交布局和经济布局是融为一体的,两者是互相联动、互相促进的关系。
       第三,关于新时期的重大改革事宜。王茂林提到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以习近平同志为组长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从政治、经济、军事、医疗卫生等方面,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做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改革部署,并产生了十分深远的意义。
       首先是民生问题,王茂林指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通过医疗卫生改革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变化,改变了外国人对中国过去的概念。关于医疗卫生改革,王茂林说到,目前我国的新农合报销比例超过城镇居民的报销比例,并计划在今年上半年要完成以省为单位的城乡医疗统一,今年年底到明年要完成全国城乡统一,新农合和城镇居民的报销比例要一致。
       说到这里,王茂林特别强调,外国人对我国的医疗改革十分关注,甚至某些研究人员比我们自己了解的还多。基于对中国情况的研究,国外的一些人士认为中国能在当前中东地区战乱不断,英国、法国等国家频发恐怖袭击事件的环境下,保持现在这样一个比较稳定的社会环境,与中国政府大力解决国内民生问题、稳定民心有很大关系。
       谈到扶贫问题,王茂林认为我国这两年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做精准扶贫工作,按照联合国的千年目标,我们已经在联合国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其要求的扶贫人数,成为全球第一个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国家,到2020年我国将全面完成精准扶贫工作。王茂林说他在参加联合国大会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吴红波副秘书长曾几度积极评价此事。王茂林还以美国为例说:“美国虽然是发达国家,但城市街道依然有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人,这种情况我们也有,但政府做了相关的收容安排,已经很少,而且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能做到这样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关于经济体制改革,其核心是简政放权,王茂林提到现在国务院要放权、省里要放权、大城市要放权,对外国人来说,尤其是在中国投资的外国人,他们认为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他们十分欢迎政府简政放权,对我们在这方面的改革特别赞赏。
       另外,对国有企业的改革,现在提出来要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要建立一个公平、公开、透明的竞争平台。国外的企业家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习近平同志执政以来所进行的一系列改革评价很高,认为影响很大。
       第四,关于如何对待新时期的外交经济,王茂林认为中国在对外关系上,不管对方是大国还是小国,都采取一视同仁的态度。中国要实现中华复兴的中国梦,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就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中国不可能采取任何具有战争边缘的政策,不可能施以武力去处理有争议的问题。中国的发展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中国政府的一贯政策就是不称霸,始终坚持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其核心和主要内容是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