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会讯
问答平台 更多问题>>

我要提问:

*

*

2018年 第1期 1月10日印发

 

要  目
《文章写作漫谈》--王梦奎
1. 文章写作不是小事
2.  文章怎样才算好
3.  文章写作是技巧也是艺术
4.  提高语言文字修养

【编者按】
2017年9月7日,王梦奎同志在中央党史研究室做了“文章写作漫谈”演讲,内容对我会课题研究和日常工作极具参考价值,特此转载,供会内外同志学习参考。


                     文章写作漫谈
                         王梦奎
(中国生产力学会名誉会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

     党研室领导要我来作一次关于写文章的讲座,犹豫再三,不敢应命。怎样写文章,这个题目很难讲。文无定法,文章之道,有许多是可体会而难以言传的,写文章的人各有各的偏好和路数。党研室成立以来,从胡乔木和胡绳同志开始,一向重视文章写作,高手很多。我的专业是经济学,主要是做经济研究工作,对党史和文章学都没有深入学习过,更说不上专门研究,文章写得也不好。让我讲怎样写文章,真是有些为难。盛情难却,只能讲些个人写作和参加文件起草的体会,顺便讲些写作方面经常碰到的毛病,和大家作个跨行业的交流,或许有某些相通的地方。大多是零碎的,感想式的,散漫不成系统的,只能叫做漫谈。

一、文章写作不是小事

    文章写作的重要性是用不着多说的。社会经济发展,国计民生,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内政外交,这都是大事。文章写作往往是大事的一部分,大事要通过不同形式的文章来表达,比如国家的法律和制度、党的决议和政府工作的部署。现代社会离开文章很难运转。像党研室和国研中心这样的研究机构,文章是工作成果的直接体现,更是一件大事。
     中央一贯重视文章和文件的写作。解放前,语言文字的不规范现象很普遍,各种文书大多是半文半白。新中国的成立为语言文字的规范化奠定了政治基础;另一方面,语言文字的规范化也是巩固国家政治统一和长治久安的重要保障。所以,新中国成立初期,在国内外都很困难的环境中,中央深谋远虑,把语言文字的规范化问题提到重要地位。
     1951年2月,毛泽东主持起草《中共中央关于纠正电报、报告、指示、决定中的文字缺点的指示》。那里指出的毛病我们现在还常犯。
     1951年6月,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人民日报》连载语言学家吕叔湘和朱德熙的《语法修辞讲话》,发表经毛泽东修改的社论:《正确地使用祖国的语言,为语言的纯洁和健康而斗争!》。从五十年代起,推行汉语规范化,推广普通话,都取得成功。语言文字规范化是一项基础性的文化建设,标志着在共产党领导下,真正完成了五四运动前夕开始的白话文革命。这是新中国在文化建设方面的历史性成就,也是我们党对中国现代化事业的重要贡献。回顾历史,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纯熟地运用白话文,通俗易懂的宣传,鲜明响亮的口号,毛泽东横扫千军的文章,起了重要的作用。这是一条重要战线,也属于党史研究的范围。
     1958年中央发《工作方法六十条》,大多数条目是毛泽东写的,个别条目是刘少奇写的。六十条中,和文章写作有关的十一条,直接相关的七条,专门讲写文章的就有三条。可见当时对于文章写作问题多么重视。
     1996年5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办公厅印发了《中国共产党机关公文处理条例》。2000年8月,国务院发布《国家行政机关公文处理办法》。两个规定大同小异。为了推进党政机关公文处理的制度化和规范化,2012年4月中办和国办联合印发经过修订的《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对于公文的性质和种类、公文的格式和行文规则、公文的拟制和办理,以及公文的管理,都作了统一的规定,全国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办法归于统一。公文是文章的一种。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定义,公文是“机关相互往来联系事务的文件”,这是狭义的公文。《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所说的公文种类要广泛得多,包括决议、决定、命令、公报、公告、通知、通报、报告、意见、请示、批复、议案、纪要、函,共15类,大凡党政机关的文件都包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