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会讯
问答平台 更多问题>>

我要提问:

*

*

2018年 第2期 3月15日印发


    金融是现代经济运行的血脉和资源配置的核心,“一带一路”新型全球化发展模式和体系的推进,必然需要与之相适应的金融体系、金融中心的配套建设和发展。“一带一路”为金融中心的发展提供动力,金融中心也为“一带一路”提供服务和支持,两者相互促进。
    (二)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与金融中心城市建设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需要北京、天津、石家庄等金融中心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同时为其金融中心建设也提供了更大的空间。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实施,北京和天津两大金融中心的协调发展程度将会得到提高。多年来,京津两市对北方金融中心的角逐从未停止,都企盼提高自身在区域内的金融地位。天津滨海新区成名于“国家金融试验田”,多年前就提出了建设北方金融中心的目标。北京作为首都,其金融决策中心、管理中心的地位当仁不让,也提出了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提出,有利于使得京津冀金融竞争大于合作的局面,转向合作大于竞争的局面。
    (三)长江经济带战略与金融中心城市建设
    长江经济带战略,是我国在“新常态”下,调整经济增长方式、更新发展观念、优化经济结构、达成区域平衡的重要举措。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进一步明确了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方向。由此,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应要重视“质”而不仅是“量”,这也要求该区域的金融中心能为该区域的创新发展、协调发展、开发发展、绿色发展、共享发展提供金融支持,对金融中心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在长江经济带 “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格局中,上海、南京、杭州、苏州、宁波、武汉、长沙、南昌、重庆、成都、昆明等金融中心城市将发挥重大作用。
    (四)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与金融中心城市建设
    香港、深圳、广州是粤港澳大湾区最重要的三个金融中心,可以服务湾区发展为契机,提高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提出巩固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对于深圳和广州建设金融中心有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提升和巩固,有助于粤港澳大湾区整体金融地位的提升,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深圳和广州所处的金融生态环境。另一方面,由于地理距离较近,深圳、广州香港在建设金融中心方面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因此深圳、广州应把握好自身定位,差异化、特色化发展。
    (五)自贸试验区战略与金融中心城市建设
    自贸区建设和金融中心建设紧密相关。一方面,在功能上,金融基础设施是自贸区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自贸区政策包含了金融政策;另一方面,在地域上,许多自贸区位于金融中心城市之中,例如上海自贸区、广东自贸区前海片区,本身就是所在金融中心城市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自贸区建设和金融中心城市建设在地域上有重叠效果,在功能上有叠加效应,两者相辅相成。

创新管理,打造移动智能“云控矿山”
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左云长春兴煤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左凌云

    我国是“富煤、贫油、少气”的国家,这一特点决定了煤炭将在一次性能源生产和消费中占据主导地位且长期不会改变。但是,由于95%的煤矿开采是地下作业,煤层自然赋存条件复杂多变,影响煤矿安全生产的因素多,灾害种类集中,事故易发,死亡人数多。长期以来,煤矿在人们的心目中是技术水平不高、要求比较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经常听到的是煤矿负面新闻,严重影响了煤矿行业的形象。近几年来,随着国家快速的发展和对煤炭工业提出更高要求,我国煤炭工业也步入了新的发展阶段。煤炭行业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着力推动煤炭行业发展动力转换、方式转变、结构调整,提升煤炭安全高效智能化开采和清洁高效集约化利用水平,推动行业发展由数量、速度、粗放型向质量、效益、集约型增长转变。通过多年技术改造,技术水平有很大提高,一批煤炭企业管理与装备水平、安全与生产指标已经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